电改5周年之红利|有人抢到“红包”了吗?

今年五月份,马上迎来电改5周年,在电改这个大群里,有人发红包,有人抢红包,其乐融融。本羊肉觉得有必要拿数据说说话。

先说第一个问题,谁在发红包,谁在抢红包?


一、电网抢红包了吗?

今年是鼠年,我们先说说当年的“电老虎”如今的“电老鼠”

——电网公司有评论员根据历年来全国电力价格情况监管通报,比较了电网企业平均购销价差

3.png

得出结论,18年电网购销价差比14年大了,说明有人抢了红包!

所谓的购销价差,就是电网公司向用户收电费、向电厂付电费的价差。购销价差越大,说明中间环节的“快递费”越贵。且慢,让我们不要贸然下结论,用数据来说话。本贴数据全部引用自国家能源局历年发布的全国电力价格情况监管通报报告。


二、18年与17年相比

简单起见,仅比较含线损的购销价差。为什么要含线损?你们听说过线损率99%的线路吗?你们听说过80多公里的配网线路吗?线损含了所有的损耗,包括窃电,包括并不经济的配网损耗。

4.png

是下降的。


三、17年与16年相比

5.png

还是下降的。


四、16年和15年比

6.png

等下, 国家电网购销价差是上升的,增长4厘3。但是2016年,随销售电价征收的政府性基金及附加全国平均水平为46.45元/千千瓦时(电网企业省内售电量口径平均值),同比增长18.43%,增幅8厘5。扣除政府基金的上涨,折算出国网购销价差下降=8厘5-4厘3=4厘1是的,还是下降的。


五、15年和14年比

7.png

2015相比2014就意义不大了,毕竟15年刚开始改革,市场化放开比例有限,市场红利还没有体现。电源上网电价的结构性变化才是影响购销价差的重要原因。让我们回想一下2015年发生了什么大事

虽然琅琊榜热播,但关注点不是这个,是燃煤标杆价格下调。

8.jpg

在15年市场化比例极小、绝大部分用电侧仍执行目录电价、燃煤标杆下调的环境下,确实会造成购销价差增长,毕竟没有实行用电侧与发电侧价格联动。强调一点,15年是电改启动元年,电改红利还未体现。

提醒一下,2016年的全国电力价格情况监管通报中,对2015年电网购销价差进行了修正,缩小了一些,建议大家对比分析时以2016年更新后的数据为准。补充一下,也有物价部门的朋友指出,需要考虑近年来居民用电的增速过快、高于工业用电增速,尽管居民用电目录电价在一路走低但居民主动错峰意识不强,所以居民高峰用电电费增速是比较高的,这也一定程度上推高了购销价差。鲁迅:你特么让我半夜起来用电?


六、结语

2015年以后,轰轰烈的电力市场化改革开始,发电侧让利、电网让利、政府基金让利和减税降费构成了市场红利的主要组成部分。